荒山惊魂
孔祭酒站在太极殿的宫阶下,伸手扶了扶自己的子,严肃的道:“陛下此举失于仁善了。”魏也抬起头看着太极殿,沉声道:“孔大人,对于十年前冤死的人,还有因益州水而死的剑南道百姓来说,陛下此就是仁善。”“魏大人只看结果,不看过吗?”孔祭酒沉怒道:“陛下大以申斥益州王,派人光明正大的去查……”魏知打断他的话,“太后还在呢。”孔祭酒就冷笑,“陛下此举并不是孝顺,现在太后也没好受少去,说来说去,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而已,不仁不孝就是不仁不孝。”魏知皱眉,虽他当初也不太赞同皇帝的作为,但此时已经尘埃落定,再出来,不论是对死去的人,还是活着人都没好处。 小谭太医就放下茶杯道:“我会在医署中堂,帮助洛州医署重建的。”
大陆综艺推荐